日本的「綠壩和諧」活動:幾乎摧毀漫畫帝國,催生分級制度建立

莫可可小姐姐 2022/09/20 檢舉 我要評論

你是否能夠想到,在被譽為「漫畫帝國」的日本,曾經發生過扼殺漫畫的事件嗎?

上世紀40年代,日本處于戰后經濟的復蘇期,大部分家庭都窮得叮當響,需要一種廉價的娛樂方式,為他們在艱難生活中提供精神食糧。

1945年,美國的連環畫開始在日本流行,引人入勝的故事、色彩斑斕的圖畫一下子抓住孩子們的心,辛苦一天回到家里的成年人也喜歡看上幾眼。

連環畫的流行推動了日本漫畫的產生,但是為了壓縮成本,就不得不采用造價低廉的劣質紙張,畫面也全部都是黑白的。

盡管如此,「漫畫」還是席卷日本,成為最流行的娛樂方式。

漫畫業的興起,孕育了手冢治蟲這樣殿堂級的大師,也讓許多愛好者投入這一領域。

他們大多都是有著極大熱情的年輕人,但缺乏專業技能,經驗也不夠豐富,自然被各大出版商拒之門外。

為了生計,他們紛紛轉投紙芝居(洋片)、廉價小店、地下書屋,這里既能讓他們大展拳腳,又可以不受編輯的限制自由創作。

赤本漫畫便從此涌入市場。

所謂「赤本」,原本是江戶時期出版的一種帶有插圖的古典通俗小說,內容低俗且價格低廉,故而得名。

赤本漫畫大抵也是如此,由于制作方的預算與實力完全不足,加之自由度極高的創作環境,導致一批雖然印刷低劣,但帶有低俗、獵奇等極其吸引眼球的漫畫出現。

因為這些漫畫封面常為紅色,所以也被冠上了「赤本」的名號。

這些漫畫的背景更加貼近大眾生活,強烈的感官刺激也讓其銷量倍增,根據漫畫大師手冢治蟲的回憶,關西地區到處都是來自大阪的「赤本漫畫」。

據說在高峰時期,這些漫畫的多次重印,讓金屬印版都磨出了洞。

為了進一步壓縮成本,這些本就實力不強的出版商把漫畫制作成明信片大小,質量也越來越差,很多赤本漫畫沒翻幾下,內頁便脫落了。

同時,他們還讓年輕的創作者把故事越畫越長,以此來榨取更高的利潤。

當年那些為年輕人提供自由環境的小出版商們,如今也變成了無恥的資本家。

這既讓創作者倍感壓力,也讓本就不富裕的讀者必須拿出更多的錢,才能看到下面的劇情。

租書店應運而生。

大家只要花費少量的錢,就可以從店里租借到漫畫。對于租書店而言,他們也可以將一本漫畫能夠創造的價值發揮到最大。

區別與「赤本漫畫」,這種被廣泛運用到租借的漫畫,被稱之為「貸本漫畫」。

蛻變成資本家的出版商們立即做出回應,他們推出了所謂的「黑暗漫畫」,質量較于「赤本漫畫」要高出許多,內容更加原始勁爆,價格自然也就水漲船高。

他們再一次賺得盆滿缽滿。

盡管這些漫畫十分暢銷,但其本身擁有非常多的問題。

侵權、低俗的違法行為層出不窮,自然引起了政府的高度重視。

1949年4月24日,《周刊朝日》雜志刊登了《兒童的赤本——直擊惡俗漫畫》的評論,文中痛斥赤本漫畫「缺乏良知、沒有幽默、沒有夢想、沒有愛」幾大罪狀。

1954年4月19日,心理學家弗雷德里克·威瑟姆在美國出版《誘惑無辜》一書,其中「漫畫與少年犯罪有因果關系」「漫畫是大眾傳媒的一種消極表達方式」的極端言論得到了家長們的支持,從而在美國嫌棄了轟轟烈烈的「反漫畫運動」。

日本緊隨其后也展開了針對赤本漫畫的聲討運動,此極為著名的「惡書追放運動」。

1954年7月,日本的中央青少年問題審議會召開「青少年有害出版物、影片等對策研究會」,各地的父母及教師聯盟、兒童守護會等民間組織也發起了抵制低俗漫畫的運動。

在全社會的聲討聲中,赤本漫畫退出了歷史舞臺,貸本漫畫也在60年代后消失。

從現實的角度來說,「惡書追放運動」確實有較大的意義,它讓低劣的作品退出市場,凈化了創作環境,也在一定程度上保護了青少年的健康成長。

然而,這場運動卻沒有停止的跡象,反而逐漸擴大化,愈演愈烈的形勢導致難以收場。

各地的抵制活動,慢慢變成了焚書運動,家長和老師在教室收繳孩子們的漫畫,并集中在操場上焚燒殆盡。

許多優秀的漫畫家也被戴上「惡書作者」的帽子,只要有一點裸露、血腥等情節,就被列入禁止的行列。

就連手冢治蟲也無法避免這場風波。

他的作品《復眼魔人》中有女性更衣畫面而遭到批評,實際上只出現了白胳膊和大腿,關鍵部位一個也沒出現。《鐵臂阿童木》因為有投水畫面,亦受到大量的抨擊。

日本經濟矛盾也刺激了這場運動的不斷擴大,當權者恐懼漫畫作品會對青少年的意識形態產生影響,自然也就依靠這場運動將其扼殺。

對此,手冢治蟲表達了自己極大的不滿,許多優秀的漫畫家也紛紛發聲,認為這場運動有可能摧毀日本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「漫畫帝國」。

漫畫不僅僅是給孩子看的,也應該為成年人提供。

因此,在手冢治蟲的牽頭下,漫畫家們針對「惡書追放運動」擴大化進行了抗議,并接受了大量兒童相關團體的訪談和雜志采訪。

大型出版商們也站了出來,小學館召集成立了日本兒童雜志編輯協會,希望透過編輯和漫畫作者的自律來平息輿論。

終于,隨著日本經濟矛盾的逐漸緩解,這場幾乎收不住的「惡書追放運動」落下了帷幕。同時在手冢治蟲等漫畫家的倡議之下,漫畫分級制度的逐漸確立。

此時的日本漫畫,才迎來黃金時代的曙光。

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