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美賽博女主上線!血腥裸露,尺度全開,還能拿下9.2分!

莫可可小姐姐 2022/10/20 檢舉 我要評論

賽博朋克,這四個字有著說不出的魔力,即使那個世界骯臟、殘酷、冷血。

但沒有什麼能阻止癲狂的、熱烈的、鋼筋鐵骨的、悲情的、壓抑的榮光,這榮光由小及大,從螢火之輝燃至吞沒天地。

恰恰因為黑暗如影隨形,更顯光輝雪亮,恰恰因為壓迫無處不在,更顯火焰磅礴。

這就是《賽博朋克:邊緣行者》的魅力自播出,高達9.2分,爛番茄100%,直逼今年最強動畫。

01 瘋狂至極的賽博朋克    

夜之城,永不落幕的夜之城、肆意奔涌的夜之城,這里有無數傳說和綺夢。

最讓人心醉神迷的是——邊緣者的超夢,他們超凡絕俗、鋼筋鐵骨,他們視人命如草芥、瘋癲無序,奉上霓虹與炮火交織的最佳演出。

‍他們是這不夜城里最神秘、最強大的傳奇。而另一個讓人無法自拔的超夢則是——[色.情]超夢,聲色犬馬、靡靡之音,她們貢獻著黏稠的欲望與放縱的頹廢。

至此,扳機社這場送給觀眾的賽博朋克的超夢正式拉開序幕,極致迷幻的色彩、從不停歇的音樂、一次次煙花般炸開的絢爛又突兀的死亡、少男少女美好的胴體......

毫不吝嗇[色.情]與血腥,就像往一張畫布上傾倒如瀑布般的顏料,直至滿而溢出,輕狂又艷麗。

而多余的都指向精神的瘋狂與血肉的短暫,配合粗放癲狂的作畫、張力十足的打戲演出,一齊奉獻出限制級的視覺刺激,這樣的賽博朋克無疑是對味的。

主角大衛就生活在這座黑暗的夜之城中,但他不過是最不起眼的小人物,做著無意義的超夢,上著不想上的學,為母親登上荒坂塔頂端的夢想敷衍著。

每天出門,他路過的風景都是沒有下限的人物,沒錢付房租睡在過道、大街上嘔吐、隨地排泄。

身在底層,沒有一個人正常、有尊嚴,每個人都瘋、每個人都癲,與發達的城市和科技形成了最諷刺的對比——明明天堂,卻如地獄。

這也是大衛不喜歡上學的原因,他與學校里那些貴公子格格不入,彼此誰也瞧不起誰,是階級的樊籠。

而一切都在母親死去的夜晚改變了,只是一場被波及的交通事故,卻呈現了最慘烈的死法——權力與金錢的巨大鴻溝,足以讓人不被當人,死得悄無聲息、死得無人在意、死得冤屈憤恨。

其實主角未來的路,早已在他母親死時就埋下了注定的伏筆,然而,當他真的迎來那個結局時,卻沒有人可以松一口氣。

不是人人都能反抗成功,不是人人都能推翻階級,但他依然選擇那個轟轟烈烈的活法——這就是革命。

母親死后,他放棄了上學,安裝了軍用義體,迎來了boy meets girl的經典故事,他彷徨迷失,看到自己與他人都活在資本畸形的剝削與壓榨之下,活在充滿背叛與謊言的夜之城中。

大衛開始向往邊緣者的故事,他親眼見證了一個又一個人的死亡,甚至帶自己出道的男人,變成了賽博瘋子。

這期間的劇情不溫不火,不過是少男與少女的相遇相知,從一開始面對壓迫的彷徨迷失、驚慌失措,一步步走向從容與淡定。

然而這種日子終究維持不了太久,因為賽博瘋子是每一個安裝義體的人最后的結局, 要麼放棄力量,要麼在瘋癲中死去,但永遠沒有活著的傳奇。

少男與少女在火箭發射時浪漫擁吻,那句「我陪你去月球」的承諾與夢想,在雇傭者團體中收獲的男人之間的友誼,統統被夜之城這冷血鐵錘砸得稀碎。

‍因為在生存面前,愛情、友情、親情、夢想,甚至連落荒而逃也成了一種奢侈,小心翼翼維護著,終究還是隨著性命一起葬送了。

02 人生會落幕,但信仰不會終結    

大衛在追逐賽博的路上一直堅信自己是獨特的,不會走向賽博瘋子的結局。所以即使在不間斷的安裝義體中已經出現了副作用,他依然沒有選擇停下。

其實有不少觀眾對男主角的人設不屑一顧——沒有自我,為了母親和女友的夢想而活,明明可以選擇停止安裝義體,卻依然前往在奔向毀滅的路上。

這似乎成了為了戰斗而戰斗,被噴為標準的宅男意淫。

但事實是,大衛毫無選擇早就在一閃而過的細節中透露出來:母親交通事故時因為沒錢無人救援而淪落至死亡,大衛付不起房租時房間自動將其拒之門外,以及這個城市里從來不缺為了力量而走向毀滅的瘋子。

如果他停止安裝義體,最終也將被其他幫派、公司,甚至賽博瘋子生吞活剝,他,他的愛人,他的戰友,都將面臨生存的挑戰。

大衛不過是巨大的時代洪流中的一粒沙,選擇從來不是給底層人物準備的。所以他做了唯一一個選擇——堅信自己是獨特的,堅信自己不會成為賽博瘋子,他一直在邊緣行走,卻從未被真正拉入深淵。

至死,他也是那個對公司來說并不起眼的小麻煩,但至死,他也是在義體不斷侵占人性、剝奪理智的時候還保持著對愛人的初心,對夢想的尊重的賽博朋克。

的確,對于義體的相容度他不是那個獨特的人,對于牛馬奮起反抗剝削的革命來說,他也不是那個獨特的人。

他什麼都沒做到,無論是陪愛人去月球,或者是站上荒坂塔的頂點生存下去,甚至老師曾說的好好活著,他也做不到。更遑論推翻階級,帶領眾人走向新世界。

他從來不是成功而耀眼的主角,只能活在死去幽靈的陰影中。但當他選擇以我殘軀化烈火結束人生的時候,只要他的信仰不曾褪去,就依然是最獨特的賽博朋克。

如果說大衛身上有某一點是宅男意淫,那一定是他選擇如何生,選擇如何死,選擇在小人物無法逃脫的囚牢中爆發出的「守護」意志。

大衛固然是男性,但小編更能體會到的是底層之人的意淫。我們何曾不想沖天,我們何曾不想轟烈,我們何曾不想反抗!

但是當我們在社會中翻滾,見慣了不公,當我們還有不反抗也能活下去的余地,甚至當我們長大了才明白,那樣的齊天大圣都要變成斗戰勝佛,那顆反抗階級的心早就千瘡百孔,乃至腐朽發爛。

大衛真正被傾注的意淫,難道不是我們——就算殺身成仁也無法攪動世界,所以干脆連信仰也拋之腦后的底層人物嗎?

我們能從大衛身上獲得的意淫,根本不是美少女無條件的愛情,也不是生存危機下boy meets girl的唯美浪漫,而是那粉身碎骨渾不怕的終極信仰與勇氣。

也許人生就是從一無所有到一無所有,但精神不應該從一無所有到一無所有。

03 我們每個人都在駛向賽博瘋子    

《賽博朋克:邊緣行者》是足夠優秀的動畫,扳機社與今石洋之獨特的視覺沖擊與鮮艷外殼,包裹著賽博朋克反烏托邦的本質和濃烈悲劇色彩的內核,在獨行月球上畫下了最浪漫的謝幕。

評判一部作品是千人千面、各花各眼的事,無心人看來,這是一部無腦爽番,只要將足夠酷炫的標簽統統套用就足夠吸引。

有心人看來,這依然是一部充滿男性凝視的惡臭之作,故意裸露的女體,毫無特色和建設的女性角色,讓女性依然淪為了性客體的花瓶,承載欲念的符號(但露西真的實在太美了)。

有人認為動畫比游戲優秀太多,有人認為動畫比起游戲不值一提。

然而,《賽博朋克:邊緣行者》是在小編心里留下了什麼的,也許有人覺得賽博朋克的故事離我們過于遙遠,所以它只是個故事。

但是小編卻看到了現實——每一個上班猝死登上又被壓下的熱搜,每一個在資本面前不足為道,卻能壓垮個人的剝削事件。

無法跨越的階級鴻溝還有多遠?反抗無用的日子又真的遙遠嗎?

與其說這是賽博朋克的幻想,不如說它已經真實到讓人不寒而栗。現實沒有那麼多血肉模糊的沖擊,可那黑暗就像陰溝里的臟水一樣,早就滲透進了每一座城市的下水道。

地面之上歌舞升平,地面之下暗流洶涌,賽博瘋子的路,好像已經在我們眼前鋪開了。

但我們無法像大衛一樣粉身碎骨渾不怕,毋寧說大衛的信仰本身也源自于他個人的悲哀。

他就像一個承載著他者的容器,從始至終背負著不屬于自己的使命,就像每次他使用義體時的多重曝光一樣,他者之形遠遠不斷注入己身,為大衛生產使命。

母親的高塔、曼恩的團隊、露西的月亮……甚至少男少女看似單純的愛情,也與大衛的「容器」特質無法分割。

露西想要逃離月球,并非是真正的月球,她想逃離的是這個不得自由的世界,而月球就成為了一個象征性符號。

大衛在事實上成為了露西逃離的場域,他以無限接納他者、承載他者的形式成為了月球,這也是為什麼最終的月球之旅露西看到的是大衛的幻影,因為大衛才是她逃亡的事實地點。

而大衛則以對親情、友情、愛情的承載維系、重構著自我。像他的身體一般,不是從內向外擴張,而是由外向內吸收,將他者的影子當做零件裝備進自我,最終被侵蝕至失控。

他總念叨的「我是獨特的」,與那無處安放的自我形成了一種矛盾的沖突——獨特的,在堅信自我身上才能擁有,而大衛,卻是一個不斷把他人塞進自我的殼。

他靠露西的吻重獲神智,往好了說是人與人之間的鏈接能夠維系自我,往壞了說正是他從不具備自我的悲劇。

大衛,一個多麼矛盾的角色,無論怎麼解讀都有道理,但壞就壞在他有徹頭徹尾的「工具」的可能性。

這種可能性最終或許可以顛覆一切,正是你之蜜糖,我之砒霜。

但大衛終究是承載了時代的浪潮,他的「獨特論」與他的空虛形成了一種分裂,乃至直接形成了整部動畫所傳達的立意的分裂,端看你選擇信與不信這個傳奇。

相信,他就是小人物為有毒土壤留下的一朵信念之花。

不信,他就是沖破一切的光芒落幕后的空虛,與重歸黑暗的無望。

而我們如何看待大衛,似乎就是我們是否選擇成為賽博瘋子的第一道題。

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