短短15分鐘,卻有近2萬人打分8.4,這動畫看得讓人意猶未盡

莫可可小姐姐 2022/11/14 檢舉 我要評論

談到賽博朋克的影視作品,似乎永遠逃不開美國和日本這兩個國家的電影和動畫。

《銀翼殺手》的橫空出世,使得電影中霓虹燈、廣告牌、香港與日本的元素的結合,成了賽博朋克標志性的視覺符號。

1995年,《攻殼機動隊》劇場版進一步繼承了前人的視覺風格,并且完成對生命更深入的哲思。

到了1999年,《黑客帝國》又對《攻殼機動隊》進行致敬,導演也融入了真實和虛假的思考。

美國日本的這幾個導演,就像在這循環的丟手絹,這些創作者不斷進行一場隔空的對話與創造,讓這一品類漸漸變得極為豐富。

到了2017年,銀翼殺手2049即將上映之際,導演 丹尼斯·維倫紐瓦為了補全兩部銀翼殺手之間30年的世界觀,找了三個導演制作了短片。

其中有一部動畫短片由渡邊信一郎執導,這部動畫就是——

《銀翼殺手2022黑暗浩劫》

動畫時間不長,總共就15分鐘,卻有近2萬人在豆瓣上打出了8.4的高分——

《銀翼殺手2022黑暗浩劫》的時間線就在第一部銀翼殺手的三年后。此時,原來泰瑞公司出產的第六代復制人都已去世,而第八代復制人正式被推向市場。

第八代復制人擁有和人類一樣的壽命,而且一些能力也設計的強于人類,但他們仍然是被當作苦力和娛樂工具,看來做復制人也逃不過996的命。

而不少地區還掀起抵制復制人的運動, 他們被稱為人類至上主義者。

一天在洛杉磯的街道里,復制人特里克茜被幾個人類糾纏。這幾個人認為她是娛樂型的復制人,就該服務人類,因為這是她被造出來的目的。

特里克茜的同伴伊基隨后趕到,一邊開槍射殺這幾個人類,一邊嘲諷殺了他們就是爺被造出來的目的。

殺完人后,伊基開始和特里克茜一起前往他們要去的目的地—— 記錄了每個復制人身份的數據中心。

原來復制人的信息都被人類記錄在案,而他們隨時有可能被人類識別出來失去自由,所以只能按照人類的命令來行事。

其中,有少部分逃出人類控制的復制人,決定破壞記錄關于復制人信息的數據中心, 這樣所有復制人都能混在人群中生活。

除此之外,他們還計劃讓軍隊中幫助復制人的軍官蓮去操控核飛彈,讓飛彈在空中爆炸產生的電磁波摧毀所有的電子設備。

復制人的計劃成功了,整個人類社會的電子設備都被成功摧毀,這個事件史稱 「大停電」

不過主角團里蓮和特里克茜的下場就沒那麼好了,一個被其他人發現幫了復制人;一個在破壞數據中心的時候被擊斃。

應該說這部動畫限于時長,不太能發揮渡邊的特色,不過還是能從一些細節看出一些渡邊的標志。

開頭的爵士樂就不用說了,這是提到渡邊就沒法忽略的元素,其實最引人注目的是那個幾個復制人被暴民掛起來的鏡頭。

這個畫面, 其實是渡邊在隱喻上世紀美國對少數族裔動用私刑的歷史,這正宗私刑還上老美那找去,1916年,曾有一個沒有經過合理法律程序審判,就被當地人倒掛在樹上,活活燒死的黑人青年杰西.華盛頓。

而這其實只是美國私刑的一個縮影。在美國內戰后,戰敗的南方軍隊組成3K黨,經常無視法律殺戮一些黑人和俄羅斯、意大利等外來移民。

在動畫里,復制人也不僅僅是一個科幻的概念, 還是人類社會一些邊緣群體的化身。

而這樣的隱喻,其實也跟渡邊創作心態的變化有關。從恐怖殘響開始,他不再是那個徹底貫徹浪漫主義的人,而是有了一些對政治的思考。

不過在這部短片里,也有他浪漫主義的一面。比如最后特里克茜中槍,跌落在一塊玻璃上,玻璃碎了滿地。

那個鏡頭同時包含了死亡和美麗,浪漫至極;雖然沒有《星際牛仔》里那場教堂大戰那麼絢爛,但也足夠精致。

除了渡邊足夠給力,這部動畫的其中一段原畫大平晉也也使這部動畫增色不少。大平晉也屬于能發揮多少水平,全看導演讓不讓他浪。

即使是導演不讓他浪,比如在哈爾的移動城堡里,那宮崎駿自然是要按照吉卜力的規矩,統一原畫畫風;但大平仍然能主動調教宮崎駿,在吉卜力也能畫出一眼就認出是他作品的原畫。

在相對寬松的導演手下,大平是一定能給你搞點新花樣的。跟押井守和湯淺政明的合作,大平恰到好處的對人體的夸張,以及魚眼鏡頭造成的畸變效果,讓他的畫面張力十足。

在這部短篇里,伊基回憶自己還是士兵的時候,發現交戰雙方都是復制人,這是促使他覺醒的直接原因。

這段回憶的劇情,包含了伊基生命里最憤怒和關鍵的時刻,大平的原畫,讓這部分動畫的質感顯得更粗獷,也符合他作為回憶的定位。

當然,渡邊的這部短片不是自己玩嗨了就拉倒,他也有對雷德利.斯科特的致敬。其中幾個審訊警察的那個打冷光的場景,就很還原第一部的那場審訊場景。

特里克茜死亡時,有只白鴿也隨她而去,此時的劇情其實也是致敬羅伊·巴蒂死亡時的場景。

最關鍵的是,這部動畫延續了對復制人這個概念的刻畫。

前文已經提到,在社會層面復制人是對少數族裔的隱喻,在科幻層面, 復制人其實也代表人類對一種進化方向的設想。

其實在上世紀八十年代,賽博朋克這個詞發明前,曼弗雷德.克利斯和內森.克蘭就發明了賽博格(cyborg)這個詞匯。

這個詞前面一半代表一種科學理論控制論,后半部分代表生命體,代表一種對人和機械結合的設想。

這種設想在之后的一些科幻小說家的筆下得以深化,對這些作家來說,賽博格更像是一種新的進化可能,讓人類擺脫生物進化過程,而是變成脫離肉體限制的高級生物。

其中銀翼殺手里的幾個復制人有著遠超人類的體力,又有著和人類差不多的情感。

無論是電影還是動畫里,對復制人的打戲展示,更多是在體現他們的力量和美感。

對于特里克茜來說,她因為是娛樂型復制人,會的都是體操動作, 但是這些動作卻被她當作了為自己爭取自由的必殺技。

這也體現了復制人超越自己本質,脫離人類對自己的限制。當然觀眾可能只注意看大腿來著。

這部作品不僅體現了渡邊的成功,對于其他導演來說更是一個很好的參考。

好的導演即使是在命題作文之下,也能交出有自己獨特風格的滿意答卷。

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