黃毛竟是我自己?現實比二次元更抽象,自己NTR自己都能有!

莫可可小姐姐 2022/08/23 檢舉 我要評論

本文的靈感來自于近日在網上看到的一只貓的照片,這只貓算得上是貓界的步驚云,它的右前腿的花色和身體其他部位有著很大差異。身體是橘貓的配色,但是右前腿是貍花貓的配色。

步驚云貓的情況有專門的術語,稱之為「嵌合體」。嵌合體源于異卵雙生,如果一個胚胎在懷孕較早時期掛掉,那麼活下來的那一個會把掛掉的吸收掉。

貓有這種情況,人類也是有的。泰勒·穆爾(Taylor Muhl)的腹部左右膚色不一樣,起初以為是胎記,后來看到嵌合體的新聞,去做了一下檢查,發現自己也是嵌合體。

還有一點要提一下,在嵌合體的身體中擁有兩套DNA、兩種血細胞和兩套免疫系統。

我知道想法多的朋友,已經在想奇奇怪怪的事情了,比如某個嵌合體男性自己NTR了自己,孩子是被吸收的兄弟的基因。

在我了解嵌合體的過程中,還真有看到這種「黃毛竟是我自己」的尷尬案例。

2014年美國一對夫妻在一個生育診所的幫助下做了試管嬰兒,孩子出生后發現和父母的血型對不上。夫妻去找醫院討說法,做了好幾次親子鑒定。最終親子鑒定的結果是母親是親生母親,但是孩子的父親是生母丈夫的兄弟。

丈夫的心態崩了,因為他是獨生子,根本沒有兄弟,最后經過檢測確定他是嵌合體,他的繁殖系統是被吸收的兄弟的。

「有時候真實比小說更加荒誕」這句話還真不是亂說,從以上的故事里就能看出現實比二次元更抽象。

我是從未在動畫和漫畫里見過類似的設定。沒見過的原因,依我看可能是這樣:故事的深度廣度設定都與創作者本身的水平掛鉤,如果穿這種對于嵌合體沒有了解,帶機率編不出來這種故事;再有考慮到讀者人群,可能追求短平快的體驗,藏匿于影子之中的黃毛和不知所以然的苦主,難以讓讀者產生快樂。

如果我是畫同人本的新人,我倒是很樂意來一次嵌合體的故事。漫畫看上去是純愛故事,但是讀到最后來一手「意料之中,情理之外」的安排,突如其來的NTR的肯定讓純愛戰神措手不及。基于此,漫畫也會廣為流傳,以下就可以成為紅人,甚至被封為NTR傳道者。

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
用戶評論